7名为宴会的开始

小说:[综]声优界“大神” 作者:[综]声优界“大神” 我要报错
  第七章名为宴会的开始

  迹部悠斗和迹部千月笑着跟龙介聊了几句,然后跟冰帝的几位也打过招呼,就暂时把迹部景吾留在了这,夫妇两个先离开。

  于是龙介顺着刚才跟迹部夫妇的话题,对迹部景吾说:“你不去陪那些女孩子聊?悠斗桑和千月桑对你的恋爱自由度已经放的很大了,至少没固定人选。”

  “……别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迹部叹了口气,看到龙介手里拿着的饮料忍不住蹙眉,就近招来侍者嘱咐:“给他拿杯芒果汁,不要放冰块。”说完低头跟用看似斥责实际担忧的语气说道,“身体不好就自己注意一点,长太郎怎么没……”

  说到这里他就下意识抬头去看凤长太郎。结果一抬头,迹部景吾就看到冰帝众难以言喻的视线,这才想起来现在的场合不是光担心龙介的时候。

  太不华丽了!

  迹部景吾尴尬了一秒,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因为一直被父母嘱咐多关照这个身体不好的家伙,成了朋友之后更是发自内心地担忧对方,还被这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家伙给弄得自己都变得有些婆婆妈妈。再加上平时跟龙介相处的时候,旁边都没什么人,他也习惯了当对方处于自己视线内时就条件反射地去照顾……

  “啊嗯……”迹部景吾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淡定地继续对龙介说道,“长太郎应该已经给你介绍过了吧,这些是我在冰帝的朋友,桦地你早就认识了,他今天家里有事所以没来。”

  龙介在这方面从来都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完全不会提起让人尴尬的事——不如说因为难以察觉对方语气中微妙的情感,为了少出差错,龙介一般都是顺着对方的话题往下走的:“嗯,都已经认识了,你交到了很好的朋友啊。”

  “那当然,本大……我的朋友自然都是和我一样华丽。”迹部景吾傲慢地挑眉,然后自然而然地跟冰帝的几位交谈了起来。

  忍足侑士一边关注着朋友们的对话,一边还在想自己疑惑的事情。

  虽然说深田龙介是跟迹部的父母同一个辈分的人,但凤长太郎又是怎么回事?一般而言不是各交各的吗?没见迹部都直呼深田龙介的名字?……虽然可能有迹部家接受的是西方教育的原因在里面。

  老一辈的比较讲究也就算了,凤长太郎总不会是因为身为迹部的后辈,结果就跟着迹部的辈分把那家伙当长辈尊敬了吧?就算长太郎平时也对这方面很较真,但也不至于迂腐到这般地步。

  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总觉得好像还有什么内情啊。

  倒不是说忍足侑士很八卦,只是他明明之前听到过深田龙介这个名字,但总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强迫症一发作简直不能忍,而此时的直觉偏偏又告诉他这事跟凤长太郎对龙介的称呼有关。

  再说他平时就很喜欢开脑洞……

  就在忍足侑士发散思维的时候,迹部景吾口中吐出的一个名字把他瞬间拉回了现实:“榊监督和月森夫人好像在看你,龙介要不要过去?”

  深田龙介丝毫没有转身去看的意思:“不用猜我都知道滨井老师跟榊说我什么,我还是别过去了,免得尴尬。”

  对!就是这个!

  被强迫症折磨得都快心浮气躁的忍足侑士,听到龙介对榊监督的称呼,终于想起来自己在哪里听说过深田龙介这个名字了。

  凤长太郎不是跟着迹部的辈分喊,而是跟着榊监督的辈分啊!

  从小就跟着榊监督学音乐的凤长太郎,跟深田龙介和迹部景吾大概就是通过榊监督认识的吧。

  这么说来,深田龙介就是那个“巅峰技巧”?让榊监督在赞不绝口的同时用异常惋惜的口吻评价的那位音乐天才?

  忍足侑士不动声色地盯着龙介观察了一阵子,觉得虽然这家伙给人的感觉有点冷淡,笑容似乎没什么诚意,但能被迹部景吾承认的,总归不会是什么坏性子的人。

  而且看向日岳人毫无所觉,似乎跟深田龙介聊的挺开心的样子,忍足侑士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

  在一群高个子的人中,只小了几岁却矮了不少的深田龙介显得越发娇小……虽然第一印象莫名其妙的有些不好,但此时忍足侑士也心虚地觉得自己像是在以恶意揣测一个小孩子……

  忽然,忍足觉得有人在看他,顺着感觉抬头望去,发现是迹部景吾。双方对上视线之后,迹部看看龙介又看看他,忍足侑士顿时就悟了。

  这是在示意他别这么特立独行,就只有他不跟深田龙介说话啊。

  ——等下,我说你至于这么护着他吗!他又不是你儿子,连身为你好友的我稍微忽视一下都要特意暗示!我相信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没那么差!拜托你重视一下自己濒临破碎的形象好吗!

  迹部景吾无视了忍足抽搐的嘴角,抬手看了下时间,向周围人告罪了一声就离开了这里。宴会即将正式开始,身为主办方的迹部家成员之一,欢迎致辞他也需要在场。

  既然已经和迹部景吾见过面了,那么大家还一直聚集在一起不分开的理由就没有了。性格比较欢脱的向日岳人立刻就离开了这个角落四处乱逛了起来,其他人也分散开来各自寻找自己想吃的东西。

  倒是忍足侑士和凤长太郎呆在原地没动。

  龙介从侍者的托盘上接过迹部景吾给他点的芒果汁,抬眼看了下这两个人:“忍足君,你不去吃点什么?”言下之意就是你还留在这干什么。

  听出话外音的忍足侑士眉梢一挑:“你怎么不问长太郎?”

  不用龙介说话,凤长太郎就已经温和地回答:“因为部长不在的时候,通常都是我陪着龙介桑。”

  忍足侑士:“……”

  他强行压下自己想要咆哮的**——你们一个两个都把深田龙介当成五岁小孩吗!!!

  在忍足侑士控制不住之前,龙介就帮他把想说的话给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们不用一直这样吧。”

  凤长太郎只是笑,不回答。

  虽然龙介的年龄比他们只小了一两岁,但出于各种原因,凤长太郎和迹部景吾已经习惯照顾龙介了。并不是说他们把龙介当成小孩子,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让他们实在无法放下。

  毕竟深田龙介是凤长太郎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个,大概也是迹部景吾见到的第一个“自闭症”患者。

  最初凤长太郎只是因为榊太郎老师的嘱咐而照顾对方,心里还掺杂着好奇的心思,但是在真正跟龙介接触之后,长太郎就没办法再保持那种随随便便的态度了。

  尽管成长环境不至于让凤长太郎无忧无虑,但见到看上去比自己还小的男孩一副生无所恋怎样都无所谓,身子单薄得像是随时会倒下去的样子时,带给他的震动是大人所难以理解的。

  所以只要龙介处于他们的视线内,凤长太郎跟迹部景吾,简直就是当着好朋友的身份,操着亲妈的心。

  好在龙介似乎并不介意他们这样的行为——准确点说的话,其实长太郎和迹部都察觉到了,与其说是不介意,不如说龙介不在乎自己到底会怎样。

  喝了冰饮会犯胃病,疼也就疼了;不让喝冰饮,那就不喝好了。对龙介来说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

  ——从某方面来说,真的是让选择困难症患者羡慕嫉妒恨的技能啊……

  拜深田龙介所赐,迹部景吾还不到十岁,就靠自学掌握了一部分正常小孩子不应该了解的关于人格障碍方面的知识。英国的图书馆和便捷的网络,为迹部景吾的这一自学行为创造了优良的环境条件,放假回日本还有深田龙介这个病例摆在他面前等他研究。

  就算现在深田龙介表现得和正常人差不多,但是在依然深入学习着心理学的迹部景吾眼中,龙介并没有完全恢复,只是更趋近于精神病态的复杂型,学会了伪装而已。

  ——本来好像是自闭症的病貌似是好转了,但总体病情似乎更严重了啊!!!

  只可惜龙介对于看心理医生这件事异常的消极怠工。他觉得自己的问题不是心理上的问题,真要说的话,其实他根本就不算自闭症。

  但是无论是心理医生还是家人朋友都不信。因为自闭症很难痊愈,龙介不到四年就能笑容灿烂简直太奇葩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是安心,而是根本朝着奇怪的方向病的更重了!

  于是这群人不撞南墙不死心,坚定不移地一路顺着心理学这方面去研究龙介的病情,简直让龙介无话可说。他没得那所谓的自闭症之前就情绪感知异常了好吗,这绝对跟心理学不沾边,哪怕你们去研究一下基因学呢。

  因此相比较众人的小心翼翼,龙介反而更乐意跟毫不在乎刺激到他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由贵瑛里表哥在一块——他是感觉不到不爽,但是哪边能过的更自在他还是分得清的——由贵瑛里似乎不太管他,对龙介的表里不一的接受度很高,至少龙介不用时刻保持“我不是自闭症”的笑容。

  嗯,虽然这好像在某种程度上,更加让众人坚定了“他有病”这个事实……人以群分嘛,跟精神分裂的人相处的好……

  忍足侑士看看对此不置一词的深田龙介,又看看一副态度坚决样子的凤长太郎,无力地叹了口气。

  迹部跟凤长太郎两个人……遇到深田龙介态度就变得很奇怪啊,简直就好像一眼没看见,深田龙介就会死了一样。

  保护过度了吧,你们是他妈妈吗?!

  就在这时,一股奇异的压迫感向他们这个方向接近,感觉光线被挡住,龙介抬头望去,一个红色短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跟他打招呼:“好久不见,龙介。”

  深田龙介笑了笑:“好久不见,征十郎。”

  ***

  下章预告:《名为赤司的世交》

  注:

  榊太郎出自《网球王子》,是冰帝音乐老师兼网球部监督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592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