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圣城,现在变成了废墟、魔窟,新涌入的深渊生物将那里当做了大本营,并且以此为基地朝外扩张。

  “那边的深渊生物长什么样?”苏墨问。

  “看起来像恶魔,名字基本上都叫某某异魔,和你们这边的不太一样,你们这边似乎叫异怪。”沧甲信息获取量比埋头经营哈金斯一地的苏墨要多,顿了顿之后又开始说起北方的深渊生物。

  “那边的深渊生物最难缠,因为他们是智慧生物。”

  “智慧生物?人类?”苏墨很惊讶。

  不过这一点倒也不算多意外,按照目前已知的信息,大陆上曾经出现的种族,还有现存的种族,基本上都来自于深渊。

  深渊被一些学者称作生命的摇篮。

  如果没有深渊,就没有东大陆现在如此丰富的物种。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现在的原住民会对新来的客气,他们会很不客气的告诫后来者:

  住不下了!

  别来了!

  这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而且纵观东大陆历史,新来的做的第一件事,都是要对之前的赶尽杀绝。

  精灵、矮人、吸血鬼,甚至包括自称是原住民却被无数史学家质疑的巨龙和巨人,这片大陆又还剩下多少它们的身影呢。

  有人说它们都去了西大陆,也有人说它们基本上都被新来的杀光了。

  如果不想被灭种,那么杀掉任何从深渊冲出来的东西才是唯一的出路。

  “它们似乎是一个叫异鬼的种族。”沧甲说。

  “有什么能力和特点?”苏墨从字面上得到不了多少信息。

  这一次七个深渊似乎都是连接到了同一个位面,来的都是异字打头的东西,异鬼异怪异魔。

  异怪长得有点像人类,有手有脚,但是它们确实没有什么智慧,就是冲出来,然后向着人类世界进发,地位更像是炮灰。

  异魔似乎厉害一些,看起来也有智慧,被教廷堵在以前的圣城圣伯纳。

  异鬼是什么鬼?

  “他们长得有点像人类,比一般的人类更加高大,身上覆盖着一层冰霜,不管是近战还是远程,都是强大的控法者,他们之所以被称作鬼,似乎是因为他们很难死亡,只要有尸体在附近,他们就能转移到那些尸体上重新站起来。”

  这些都是能够打听到的信息,沧甲自然没有什么隐瞒。

  不过劳驾一个大公会老大来讲述,苏墨也是任性了。

  沧甲也比较有意思,一点都没有不耐烦,问啥说啥就好像是血色战旗的一个情报人员一样。

  “工具呢,他们能够使用工具吗?”苏墨问。

  “对,铁马兄还真问到点子上了,异鬼被认为是绝对的智慧生物,还因为他们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他们的武器非常先进,并不比咱们的差多少。”沧甲突然想起来什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剑。

  “这是异鬼的武器?”苏墨接过来。

  “是的,咱们可以从异鬼身上爆出咱们适用的装备,这种装备更像是收藏品,除了掉率低,能够说明你杀的异鬼足够多,并没有其他作用。”沧甲说道。

  不过他的得意溢于言表。

  作为一个公会老大,他却有着不错的身手,这种冰霜武器是他实打实的战利品,是实力和运气的双重体验。

  “真羡慕沧老师,可以教廷那边闯荡,也可以在北境混的很开。”苏墨说道。

  这话就比较虚伪了。

  沧甲愣了一下,忙说道:“铁马兄你可别这么说,你都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现在弄出这么大的场面。”

  “场面大了也不好,危如累卵啊。”苏墨继续虚伪。

  太虚伪了!

  但是沧甲必须忍住不能怼,他是来求人的。

  如果不是来求人,他何必充当苏老爷的情报员,在这里看着苏老爷装比。

  很多时候,装比的质量不在于看到你装比的人数量有多少,而在于观众的质量,沧老师就属于质量特别好的装比对象。

  “哈金斯是玩家唯一的城市,千万不能有失啊,这一次,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沧甲强忍着不适问。

  说不后悔那是骗人的。

  最近的这几个月时间,哈金斯帮就是以血色战旗为首,外加混在哈金斯地界的十九家大公会(其中一家是中小公会联盟)他们混的实在是太好了。

  个个有村庄就不说了,村庄的收益不可能有多高,象征意义更大于财富。

  关键是这些大公会都有官方多处矿产的采集权,不像其他公会要么四处挖野矿,要么去兰利峡谷那边打破头的去抢。

  还有马匹,家家都有稳定的马匹来源,其中不乏好马。

  想当初,苏墨拉人去哈金斯的时候,最先找到的可是他沧甲。

  可惜他当时鸡油蒙了心,想要弄属于自家的领地,居然拒绝了。

  现在几个月过去了,他们诸神黄昏也就花钱在一个贵族的领地里当了个村长。

  一听说苏墨从官方拿到了七张勋爵领主的文书,沧甲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赶过来了。

  苏墨这个不要脸的,明摆着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架势。

  可是他还不得不凑过来。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是他想跑到哈金斯的屋檐下避雨,不得不低头啊。

  “沧老师是为了勋爵领主来的吧?”苏墨看了看不远处,已经有不少人在那边聚集了,只是看到他和沧甲说话,周围又有人拦路,所以只能焦急的等待。

  都是游戏里的大公会的代表,想要打听关于勋爵领主的消息。

  “是啊,一听到消息,我这就赶过来了,”沧甲盯着苏墨,非常诚恳的拱拱手,说道:“我也就不绕圈子了,这一次希望铁马兄能够卖给我们一个名额,我诸神黄昏从此以后就是血色战旗最坚实的盟友!”

  这是……

  苏墨很惊讶他的直接,啥条件也不谈就直接投诚了?

  说是盟友,其实这关系并不平等,如果不是大公会的面子抹不开,估计会说要当苏墨的小弟了。

  类似于三国类游戏里的那个愿效犬马之劳。

  “沧老师打算用多少钱买呢?”苏墨问。

  “呃,我们这边商量出来的价格是两千万现实币,不知道铁马兄觉得怎么样?”沧甲问。

  两千万,不是日元,不是越南盾,两千万现实币。

  虚拟产业发展了这么多年,囊括了传统的游戏活动、餐饮、旅游、教育、影视等等,早就已经甩开早年的娱乐产业好几条街。

  但是你一个勋爵领主的证明,想要卖出上千万的价格,哪怕新世界是当下最火的虚拟世界,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两千万是一个非常良心的价格。

  苏墨都没想到可以卖这么多,但是他依旧摇了摇头。

  把领主证明拿去卖金币,他从来没有想过,七张领主卷轴,卖出一个亿的价格就顶天了。

  不是谁家都有砸出两千万的豪气。

  一个亿的现实币,能够用来做什么呢?

  建造苏墨的大长城,理论上是够了,可是苏墨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

  那就是原住民npc现在焦头烂额,是不可能给他援助了,不然也不至于“卖官鬻爵”。

  玩家其实也很难,东大陆出现了七个深渊,战火遍地,从沧甲的口中就知道每个深渊都各有特色,他的哈金斯深渊并不比其他地方更有吸引力。

  加经验加声望什么的,其他地方应该也有。

  那么,就算他有钱,又找谁来帮忙搬石头呢,这一个亿的现实币,是否能够雇到足够的人手,是否能够挺到最后都很难说。

  以前是一个守备军的名额,就可以让玩家做牛做马。

  现在给名额已经不够了,得给钱给报酬,还不见得有那么多人来。

  十万个人搬石头,最起码得搬十几天,一人给多少钱比较合适?

  一千块钱?

  十万人一千块钱,就是一个亿的现实币。

  人口基数太夸张,钱根本不顶用。

  马氏兄弟确实有钱,可是如果把他们俩的钱分给所有人,每个人也拿不到几个钱。

  “如果铁马兄嫌少,我们还可以加一些。”沧甲以为苏墨一直不说话是对价格不满意。

  “呵呵,沧老师误会了,不是那个意思,我需要沧老师帮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自然会把勋爵领主送到你手上。”苏墨并不打算要钱。

  要钱实在太low了,有这种念头的人太肤浅。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56792/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