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荫城,位于校外的一套别墅内。

  老加尔罗见到颓废的儿子。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啊!”他恨铁不成钢,这事英雄会内其他高层都知道了,更让他脸面无光。

  加尔罗头发乱糟糟,依旧无法从几个月前的梦魇中挣脱,在学校随便碰见一名学员,都感觉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嘲笑。

  他忍受不了,只能搬到校外。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个都打不过?我明明很努力了,每天玩乐的时间只有五个钟,其他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为什么,连那些三班的家伙都打不过!”

  老加尔罗看着他那幅颓废堕落的模样,恨不得一巴掌打下去。

  但手抬起,终究还是没舍得。

  这是他唯一的儿子,虽然,老加尔罗寿命悠长,哪怕再生一窝儿子都不是问题,可,这依旧是他跟亡妻唯一的结晶。

  老加尔罗有些后悔,将儿子送到世界树学院了。

  明明是为了让儿子有更好的修炼环境,可现在,他儿子几乎废了!

  世界树学院得负责任!

  他舍不得责骂加尔罗,只能将怒气倾泻在学院身上。

  带着颓废的儿子,老加尔罗来到世界树学院。

  ……

  杨玥和李二牛已经在学院担任了近一个学期的特聘导师,他们已经决定,在学期末考核结束后,就离开绿荫城返回大道宗。

  绿荫城拥有的修炼条件,大道宗基本都有,只是绿荫城这边,强者更多。

  在大道宗,除了大师姐和长老们,弟子辈他们已经是最顶尖的一小簇,平日里能交流的人不多,但在绿荫城,不乏有二阶强者,对战、交流、学习,杨玥和李二牛的实力都精进不少。

  但终究大道宗才是他们的家乡,在那边,也有需要他们的地方。

  杨玥和李二牛正在处理一些交接事物。

  就看见一位气息不弱的高手沉着脸冲进副院长的办公室。

  她侧耳倾听。

  哦豁,就是那位四连跪学员的老父亲?

  日常处理学院杂物的副院长只是位资深超凡阶,气势远不如老加尔罗。

  但他丝毫不怵。

  两双眼睛互瞪,老加尔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逼迫?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

  本来也只是气不过,自己将儿子交给世界树学院,却变成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但仔细想想,还是那废物儿子不争气。

  老加尔罗找上门,与其说是想讨回本就不存在的公道,倒不如说,是要让世界树学院的高层想办法,让加尔罗不再颓废。

  解铃还须系铃人!

  加尔罗在学院中跌倒,就需要在学院中重新树立信心。

  比如,想办法让他战胜学院内的天才……这对世界树学院而言并不难,自己身为英雄会高层,这点面子应该给的吧?

  “这点心志,我觉得还是不要浪费资源培养的好,前途有限。”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让好不容易将怒气压制下去的老加尔罗,又猛地炸起。

  “你是哪班的学生,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

  他看见了杨玥,面容很年轻,很校内的学生也差不多。

  但年纪小,不是嘴欠的理由,老加尔罗决定给她教训。

  “哈?我是老师诶。”

  杨玥瞪着无辜的眼睛。

  老加尔罗气势猛地盖了过去,风吹得窗帘猎猎作响。

  话是不能乱说的!

  身份、地位、实力,自己平心静气跟一名超凡一阶说话,那是因为,对方是学院的副院长,背靠绿荫城。

  可你不过是个普通导师,学院内导师千千万万,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气势有如虎啸,哪怕老加尔罗控制在院长办公室范围内,空间中依旧隐约出现了一个虎头咆哮虚影。

  但杨玥巍然不动,只是耳畔的发丝轻轻晃了晃,就像一阵风刚刚拂过。

  她有些生气了,眉头竖起凝聚出一股气势反冲了回去。

  轰!

  无形的气浪爆开,老加尔罗猛地后退两步,眼神骇然。

  小加尔罗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果然,

  世界树学院好恐怖。

  随便出来一位导师,自己眼中无敌的父亲就扑街了。

  “这位是我们学院的特聘导师。”

  副院长站起来打了个圆场,但旋即话锋一转,一本正经地分析道,“我觉得杨玥导师说的没错,心性、意志,是衡量一名觉醒者上限的重要标准,我们学院每年都有考较学生的心性,并且磨砺学生们的意志力……”

  “但……”他顿了顿,“我还是建议加尔罗同学暂且结束交流生生涯,毕竟加尔罗同学目前的状态,不适合修炼战斗。”

  副院长其实想说,加尔罗这种心性差等的学员,哪怕境界能提升,也不堪重用,还是不要浪费他们学院天才班宝贵的资源了。

  但毕竟是副院长,得考虑盟友的感受。

  “我……你——”

  老加尔罗气急。

  说也说不过,打更打不过,他只能将愤怒的目光转向儿子。

  小加尔罗吓得后退一步。

  老加尔罗又是无奈,又是恨铁不成钢地移开目光。

  ……

  小加尔罗不愿意灰溜溜的离开,那样会让他以后在圈子内抬不起头,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小加尔罗并非不明白,只有狠下心修炼,努力变强,才能洗刷掉耻辱。

  但……他就是狠不下心修炼啊!

  老加尔罗只得在绿荫城住下来,指导儿子修炼。

  很快,

  就临近了期末考,

  在老加尔罗的狠心逼迫下,小加尔罗实力有了小幅度提升,为了能让儿子战胜同学,老加尔罗将自己的二阶神兵借给儿子。

  武器也是实力的一种,世界树学院内部的战斗并不禁止使用好装备,精神空间也是完全复制学员进入时的状态。

  “有这件二阶神兵,你只要不挑战那些太强的人,重回二班不是问题。”

  小加尔罗记住了,郑重点头。

  半个月操练,他也洗去了一些颓废,只要能再战胜同学,不说就此重回新生,至少,也能跨过心中的魔障。

  “我已经准备好了,父亲大人,不会再让您失望的。”

  ……

  期末考核,

  熟悉的对战馆内,

  加尔罗手持二阶神兵战刀,注入了大量源力催动,一击斩灭了对手——一尊用于考核学员的镜像。

  镜像考核是所有学员一同进行。

  很快,

  镜像破碎,加尔罗出现在场馆内。

  他出现时场馆内已经有不少学生,随着时间推移人数越来越多,有的气场生人勿进,有的相互攀谈。

  加尔罗目光锐利地扫过一个个人影。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已经记下了天才一班二班,每一位学员的相貌、名字,且详细调查了他们擅长的武器、术法,战斗技巧。

  只要选取合适的目标,自己,就能轻易取胜!

  ‘只不过,今天场馆内的学生似乎有点多?’

  他有些疑惑但没有多想,此时一门心思都在复仇,洗刷耻辱上面。

  期末考核和月底考核不一样。

  每一位学生所面对的镜像战力不同,距离以开学初个人战力为基准,上浮一定程度,主要是为了检测学员一学期的学习成果。

  一般来说,只要没有懈怠,学员们往往能战胜镜像。

  手持二阶神兵的加尔罗,战胜镜像也不太费劲。

  严格来讲,战胜镜像,就代表着通过了期末考核。

  之后的挑战,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受。

  往往是强者对战的时间,毕竟校内天梯赛面对的,是系统复刻出来的镜像,许多学生觉得并不过瘾。

  期末考核,恰恰是高手们都现身的时刻。

  但对加尔罗而言都一样,只要在万众瞩目下战胜同为天才一班二班的学员,他就能证明自己!

  现场人太多,加尔罗只能用系统附带的检索系统,检索一班二班学员。

  他很快选定了一个目标。

  “叮,您的目标正在战斗中,请重新选择对手挑战。”

  “叮,您挑战信被拒,请重新选择对手挑战。”

  “叮,您的目标已经离场,请重新选择对手挑战。”

  加尔罗:“……”

  毕竟期末考更随意,没要求一定在场,他勉强理解。

  但,那是他最有把握的几个目标。

  加尔罗隐隐有点不详的预兆。

  “淡定,淡定,就是选次一等的目标,我也有九成胜率。”

  “就是有点失算,月考有挑战限制,但不能拒绝,而期末考,可以随意挑选对手,别人却不见得应战。”

  但加尔罗不愿意等到下一次月考,那都是下个学期的事了。

  “秦飞、罗宇豪、邀月、段芩……”

  一个个用英文书写的中文名,在光幕上闪过。

  这是习惯,加尔罗懂中文,他也更愿意将语言系统改成英文版。

  刹时,

  他发出去的一封封挑战书,终于有了回音。

  DuanQin!

  那位叫段芩的学员,接受了他的挑战。

  加尔罗收集的情报中,就有这位学员的资料,在天才二班排中游,擅长木系法术,控制系法术。

  但自己拥有二阶神兵,不论是缠绕类,还是树界类法术,自己都能一刀斩开。

  人群中,

  维多蓦然扭头,看向一处擂台,加尔罗身影显现。

  “那家伙,终于有勇气走出来了吗?等等,他挑战的是谁?段琴???”

  维多目瞪狗带。

  这位段琴选手他后来了解过,四年级学生,但半年前就已经登上校内天梯榜的宝座,是真正的顶级天骄,第二第三名都是六年级生,跟她相比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我记得,段琴有个姐姐是六年级生,好像叫段芩……不会吧?”

  ……

  场馆的一角,一位身材娇小的女生盘腿坐在地上,托着腮,脸鼓鼓的,很是无聊地望着场上的战斗。

  “哎,怎么就没人挑战本姑娘,也没人敢接受我的挑战呢!”

  段琴早在解决完镜像后,就第一时间群发了挑战信,可惜石沉大海,压根没人敢接受她的挑战。

  特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私底下,段琴被称为大魔王,被她镜像虐过的学生不在少数。

  “喔啦啦,下学期就要跳级去超凡班了,应该不会没有对手了吧。”

  忽然,

  段琴脸上露出喜色,下一个身影消失,出现在擂台上。

  对面,

  加尔罗眉头微皱,段芩的模样,怎么比他在照片中见到的,要稚嫩一些?

  而且居然没有拿出法杖?

  不管了,

  要抢占先手。

  加尔罗挥出道道刀芒,然后,就看见对面的女生歪头思索了片刻,在刀芒临身时,粉嫩嫩的小拳头挥出,刀芒碎。

  拳头轰出的冲击波,像海啸一样越来越大,笼罩了整片擂台,加尔罗燃烧源力催动神兵战刀,一刀斩出……

  加尔罗,卒。

  段琴懊恼地盯着自己的拳头,“是不是,又用太大力了?明明才一成不到。”

  她感觉好委屈。

  在擂台下复活的加尔罗,脑海中无数片段如电影画面一般闪烁。

  父亲借给自己的神兵,

  命人收集来的详细情报,

  已经重新找回的信心……

  在这一刻,都碎了,碎得彻底。

  精神的剧烈波动让加尔罗的形体都无法继续维持下去,身影逐渐模糊直至消失。

  而外界,

  强烈的刺激冲上脑门,他……彻底晕过去了。

  但加尔罗所不知道的是,不论此前的四连跪,亦或是刚刚,他都败得太快,以至于其他同学……其实压根就没记住他。

  从来没记住过。

  ……

  虽然加尔罗最终还是退学了,但其他交流生已经逐渐融入了学院。

  这也是唐禹的目的。

  绿荫城有最好的修炼条件,来自各圣地的交流生又都是天才,等这批交流生完成学业回到所在的势力,再给他们几年时间成长,至少有一半能成为强者,成为当地势力的高层。

  一个亲近绿荫,受绿荫文化影响的高层,乃至势力之主,所作出的决策必然有很大变化。

  潜移默化下的改变,才是最可怕的。

  这点,

  各大势力不乏聪明人,自然能看明白。

  但这是阳谋。

  不派出交流生的势力,新生代就会落后于其它势力,几年后顶级战力就会被原本同级别的势力抛下。

  何况,交流生带回自家势力的修炼法、秘术等等知识,也是无数圣地势力高层无法拒绝的诱惑。

  :。: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46373/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