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悲愤

小说:攻约梁山 作者:山水话蓝天 我要报错
  陶震霆遇到梁山探马的事,他把消息及时报知了后面的大队,让主将邓宗弼知道并有数,追杀这事,也派人及时报知后面......这是先锋官的职责,也是必守的军中规矩。

  邓宗弼知道此次征剿梁山责任极重大,意义非凡,丝毫不敢轻怠,他本就稳重,现在越发谨慎持重。

  先锋遇到梁山的探子,这不奇怪。

  这么大队的人马轰轰烈烈的来了,梁山若是没任何反应,不派人出来查看,那反而才奇怪了。

  但陶震霆死咬着两梁山探马不放,远追下去了,这事就让邓宗弼理解却难以放心。

  陶震霆必是想拿到活口好审问出梁山的实情.......可是这么追杀,远离了大队,似乎有点轻率冒险了......等知道又遇到一对探马,先后有四骑哨探却是吓得逃跑了,根本没什么兵跟着四人,更没伏兵,陶震霆也放弃了入林追赶,继续守大道探路下去,说明非常理智,守的是重点——只要安全到达梁山泊汇合地方军集起更大兵力。邓宗弼又松口气。

  陶震霆是大将之才。

  好兄弟,就是这么靠谱靠得住。

  辛、陶、邓、张,四将,相互很了解。

  邓宗弼对陶震霆很有信心,有这样的兄弟为先锋,可以放心,可随后就不放心了。因为又遇到两梁山骑哨,又追杀下去了。这次,陶震霆还和那两梁山人交过手,一个打两个,胜了却就是弄不了二人......邓宗弼的心提了起来。

  其中有一人正是跟着小儿赵岳闹过京城的?

  这样的人会是个混账二逼?是行事没个数的二逼,赵岳会带这样的助手入京城冒险?

  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头的......怕是有诡计......不过,也难说呀,不是狂妄自信到不知死程度的二逼,他也不敢跟着赵二进京城冒险,更不会在重重危机的京城还照样敢象在乡下或梁山当地那样肆意妄为的闹事。到底咋回事,不好说......

  但既然有了疑虑,到底是不放心好友,邓宗弼左思右想后还是决定派人去看看。

  最合适,最让他放心的人选自然是好友张应雷了,就把张应雷从后队招了过来一说情况。

  张应雷也觉得应该去看看才放心,自负本领,战斗力也确实高,自觉不需要带太多人去接应,就算有事,他自信也能救下陶震霆,就带着二百骑兵赶来了。

  赶了一路,他没追上陶震霆,却又撞见了一对梁山哨探,其中一个正是使戟的曾跟着赵二闹过京城的嚣张家伙,张应雷对赵岳的那对戟将的嚣张凶残印象太深刻了,太恨了,一至于现在看到这个提戟的家伙一眼就能认准必是那二戟将之一。只那别人学也学不来的可恨拽样,就能认准了。绝对错不了。

  可是陶震霆手下报信的骑兵却说他们遇到的陶将军追杀的不是这一对哨骑。配对使戟的那个是使枪的清秀者,这个却是个拎长杆大刀的粗旷凶汉。提戟的也不是同一人,相貌相似,但绝不是同一人,马也不一样,应该是对亲兄弟。

  管他是不是那一对呢,只要是跟着赵二入京行凶的目无王法不知敬畏之徒就该杀。

  张应雷哪管这个那个,立即凶猛追杀上去。

  他遇到的正是宿良和斥侯军骑将吴元。

  这一对没耍宝,撞见官兵快速杀来,只不屑地大骂张应雷是朝廷昏君奸臣的又一个死狗腿子、天良丧尽的畜生,是和梁山已烧死的辛从忠一样该死的........展现的是跟赵岳进京相似的强硬嚣张凶残,立马张弓射击,弓力强劲,不是官兵的骑弓能比的,等官兵奋勇突进能形成威胁了,二人又立即掉马就跑,边跑边回身射击,射不死张应雷却能射得官兵又中箭数骑,也射得刺激得张应雷越发火冒三丈越发追击得坚决凶猛。

  梁山人撩拨这组F  4太容易了。

  邓、辛、陶、张,四将的关系极其紧密,没斩鸡头烧黄纸结拜过却胜似结义兄弟,他们义气相投,其中有的还直接有亲,在这个思想冲击太大、情况太复杂险恶而前所未有的乱世逼迫下,四将感情越发亲密。只最现实的利益也逼得他们必须紧密抱团才能在京城动荡凶险万分复杂难测的官场较好的立足,也只有誓同生死的抱团才能保住在京军的地位前程。

  所以,只辛从忠被活活烧死的惨死已能轻易激得张应雷死咬着梁山人报仇不放。

  陶震霆中计,除了太爱面子的个性因素,实际也是在这方面才最终彻底失去理智的。张应雷更甚,因为他现在还要担心陶震霆也险遭不测。梁山竟然又有探马出现,不去紧急支援被追杀的那一对,反而能如此悠哉悠哉过来查看官兵,这是不是意味着陶震霆已经出事了,甚至已遭不测.......张应雷立即联想到这个,格外急于去查看陶震霆的情况,追击更急眼。

  张应雷愤怒焦虑奋力追杀,马快,追来追去渐渐和部下拉开了距离,宿良吴元就突然回马凶狠夹击张应雷,匆匆恶战一会儿,进一步骂得张应雷怒火喷发,撩拨刺激得再深些,然后败走,继续逃跑,时不时射击继续刺激......

  我逃你追,双方快马奔行,又来到了那处陶震霆遭遇过的岔道口,都隐隐约约模糊听到大道远方有厮杀惨叫声。宿良故意惊骇大叫:“不好,必是我兄长他们被狗官兵追堵住了。”吴元粗声大气惊怒大叫:“该死的狗官兵!我们速去救你兄弟。”失态的惊呼怒喝间,二人沿大道打马如飞越发快的向前方狂奔而去。

  后面早已怒发如狂的张应雷就算有疑心和理智,也必然选择死咬着二人在安全的大道上追杀下去,但也没无视了这出现的林间小道马踏的杂乱痕迹,大呼后面的部下分出五十骑入林小心查探,其余的人马跟他向大道前方猛追过去。

  分出的五十骑钻进看似宁静安全的林子后的结局就不用说了。

  鸟惊不入林的军事常识在这并不好使。林鸟不惊,林中也照样有埋伏。

  梁山人撒下食物,再如林中野草一样做好伪装潜伏不动,不惊扰。林中鸟儿饿了一冬天,在这开春了却仍寒冷,万物仍枯萎蜇伏的时节正食物短缺而照样饥饿难耐,哪能抗得住食物诱惑,又始终没受到人捕获惊吓,感觉没危险,没脑子的动物而已,无视了此前出现的人,自然就会如常的去琢食和安然在林中。五十骑没到陶震霆被捉的地方就被伏兵拿了。

  张应雷自己也上当了,

  追到大道远方,看到了道上的一处处鲜血却没看到有尸体,厮杀惨叫声是从大道边的林中深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并且还在向更深处转移,显然是梁山探马被官兵追杀,人受伤,甚至马也中箭了,从大道逃不走了,急眼下就一头钻入了林中试图借林子逃窜,被数百骑兵围追得狗急跳墙,在林中展开亡命搏击边打边逃........

  呼——

  老陶没出事就好。

  张应雷有了直观判断,大松了一口气,看着宿良二人急急钻入林中往深处拼命赶去,他不禁冷笑一声,也不及多想,赶紧跟上去,也一头钻入了密林中,孤身一人。他的亲兵和手下骑兵马不行,此时还拉在后边。他也是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惧宿良二人急眼间借林子之便斗他。他还惦记着二人最好能回头阻击他,他好就势杀了这两.......结果却是照样入网......

  此次进剿,还没正式见面开打呢,先锋和后合,两员核心大将就栽了,同时赔进去的还有连将官带骑兵近七百人。

  后面,主帅邓宗弼虽然安排了张应雷及时前去支援,很放心,但仍然加快了进军速度,急赶向前,还是怕万一有失。已经失去了一个强力好友辛从忠了,心痛如刀绞,若是再损失个陶震霆,甚至陶张二人一并损失掉了,那就是邓宗弼心灵上不可承受的打击。很不幸,他却就是得遭受这样的打击。

  引大军急赶,并且派出了探马前去查看,连派了几波才得到回音:陶张二部都不见了,连前面派去的数骑探马也不见了。前面路上只见到鲜血和受伤停在道边的数处骑兵,只见到两处林间有大队骑兵出没踩踏过的鲜明痕迹,却就是不见有人从林中出来,也没听到林中有什么动静。抖胆冒险进林去查看了,啥也没看着,仍然是双方人马皆不见半点踪影,只有大队的马蹄印穿向林中深处,一直延伸到梁山泊方向.......

  邓宗弼听了汇报,心中发急着慌。

  他不知道陶张二兄弟到底是不是出事了,却从前几波应该回来报告些情况的探马全没回来这事上判断只怕是出事了,不然探马不可能只顾深远查探而始终无一人回来报告一下进度。还有陶张二兄弟也不可能不派人回来及时通知消息。

  邓宗弼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心急火燎,越发催军急进,一口气快赶到梁山南山酒店那了也没发现陶张二部的踪影,就仿佛这片时空是玄幻空间,两部近千精锐人马就这么凭空失踪了,被人施展魔法弄没了,不曾存在过一样诡异。

  至此,邓宗弼早已经能断定必是出大事了,陶张必是全栽进去了,必是又中了梁山人的诡计,心中如火烧一样,惊怒焦虑,这个恨呐.......等到了梁山酒店,他的目光凝固了。

  酒店的旗幡杆上挂着三件兵器:一杆丈八蛇矛,这是早前就示众在此的辛从忠的武器,周围官府不敢来收走。此时还能看到,不奇怪。另两件,一个是堰月铜刘,张应雷的独门兵器。一柄卧瓜锤,虽然不是邓宗弼熟悉的一对,却一眼就认出必是陶震霆的锤。

  虽然没看到尸体或首级,还难以断定张、陶的生死,但邓宗弼已心沉到底,浑身如掉进万年冰窟中,似乎嘴巴都冻僵了发不出声来,只鼻孔急剧喷张,在开春还寒冷中喷出股股浓浓雾气,双眼瞪得极大溜溜圆,充满无限愤恨和悲伤.......

  他断定陶张二兄弟和辛从忠一样也已经死了。

  他太了解这三个好友的脾性和信念之坚固不怕死。三人是决不会向小儿赵岳这样的目无王法目无传统的凶残嚣张惯了的暴徒衙内屈膝投降的。这种奇耻大辱不是三将能承受的,就象他邓宗弼不能承受一样。

  他们四个都一样的智勇双全,一样的能打,也一样的骄傲。这种骄傲比命重要。

  至于梁山人没在此悬挂尸体,那不是梁山人不想以此更能震慑恐吓住来进剿的官兵,而是梁山人有更恶劣更可怕也更习惯用的传统——以人肥地。

  死尸也不能随便浪费掉。

  不屈而必死的三将的下场照样会是挖坑栽了荷花,动手挖坑的极可能正是二将被俘的骑兵甚至可能是亲兵。如果二将没当场战死的话。若是当场阵亡了,就会是烧掉尸体肥沃梁山泊。反正有俘获的战马,不愁搬运尸体回梁山。而以赵岳的心性之凶残傲慢,辛、陶、张三将在他眼里也只是和其它寻常敌人没什么区别的蝼蚁之辈。皇帝、宰相、王公,这样的尊贵大人物,在赵岳眼里也都是蝼蚁之属,没什么可重视要有区别对待的,何况是区区来讨伐梁山想杀赵岳的武官敌人。

  至于失踪的那些骑兵,不是死了,尸体也被带走了烧了,就是当场降了,只怕投降的可能性更大。

  这些禁军心中哪有什么对朝廷的忠义不惜死,平常跟着领导喊誓死忠君报国的口号而已,一陷入死地绝境,面临不降就得死,只怕绝大多数会选择立马丢刀老实双手抱着后脑勺就地蹲下.......会服从梁山人的威胁指挥,当即积极奋勇地倒杀自己的主将主官和不肯降的官兵同事,而且会杀得毫不心软,没任何犹豫......全是些心中只有自己的恶棍强徒,在死与义气感情之间做选择,岂会守什么军中义气,讲什么朝夕相处的战友情义而下不了手。

  邓宗弼仿佛看到了那令人愤怒之极的一幕幕禁军食国禄却无耻甚至得意洋洋叛国......助梁山人大屠杀.......的情景。仿佛看到了张陶二将是如何在部下悍然群体反叛甚至是出其不意偷袭中悲壮倒下的画面。

  他心口发闷,一阵难受,嘴角溢出鲜血,随即喷出一口血,眼睛发花,差点儿当场昏倒......稍一恢复就戾声下令:命王智慧火速带集结好的三府九千厢军押粮食赶来助战。命令已赶到了却只能停在梁山泊远处河道的水军战船最快赶来。

  不千刀万剐赵岳小儿屠尽梁山大小贼众,誓不为人。

  邓宗弼发着狠,咬牙切齿,浑身的杀机。

  :。: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46202/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