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样子,先发上去了,还没审稿,兄弟们等标题出来再看,抱歉,回来完了,来不及了。

  **********************

  “少宏,我哥出事了!他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医生说很可能要不行了.......你快帮忙想想办法啊!”

  听着电话胖子火急火燎的语气,黄少宏不由得有些意外,忙问道:

  “怎么,我让你带去的符篆不顶用?”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胖子顿时懊悔的哽咽起来:

  “我特么醒酒之后,就没想起这茬来,早上接了小冰一个电话,就坐飞机去看她,我在西安呢!”

  原来赵胖子到了西安之后,大包小裹的礼物买了不少,加上能说会道,把老丈人一家哄的这叫一高兴。

  看到岳父岳母高兴,赵胖子自己也乐呵,结果刚才接一个电话就乐不出来了。

  电话是他哥的战友打过来的,说他哥突发急症,昏迷不醒,现在送医院抢救,可医生也检查不出具体原因,直接就下了病危通知单,说如果48小时之内醒不过来,那人就够呛了。

  赵胖子当时就懵逼了,昨天他还和赵小南通过电话,怎么今天就病危了。

  猛地赵胖子想起昨天吃饭的时候,黄少宏和他说过的事情,赶紧去摸上衣口袋,结果发现今天早上换了衣服。

  正欲哭无泪的时候,想到黄少宏平时表现出来的本事,觉得自己这哥们说不定真有法子,便死马当活马医,立刻打了电话过来。

  “我艹,你真特么行!”

  黄少宏听完都暴粗口了,胖子这货平时瞅着精明,关键时候就特么掉链子。

  “现在怎么办啊,少宏你能看出问题,你肯定有办法对不对,你得帮帮我!”

  黄少宏沉吟了一下:“现在我也拿不准,必须亲自看看才行,这样你哥在西疆是吧,在哪个医院我现在就坐飞机过去!”

  赵小北一哽咽就收不住了,说话都带着哭腔:

  “没在西疆,我哥在昆明某军区医院,我刚才已经订了九点多的机票,一会就登机了,现在我就把地址发给你,少宏你也快点过来啊,我现在心里慌的一比,就指望你了!”

  黄少宏接电话的时候,下意识就走到了僻静处,李梓涵自然也跟着他移步。

  两人离得不远,电话那头胖子嗓门又大,再加上刚才着急,几乎就是喊着说的,让黄少宏身边近在咫尺的李梓涵听得清清楚楚。

  她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却知道是赵小北的哥哥出事了,黄少宏要去昆明。

  所以李梓涵很贴心的在黄少宏还没挂电话的时候就拿出手机查阅起航班信息来。

  黄少宏这边一挂电话,李梓涵立刻就说道:

  “我刚查了航班信息,这个时间已经订不到机票了!”

  李梓涵这个千金大小姐竟然如此贴心,倒让黄少宏有些意外,不过他可不用订机票,当即感激的点点头:

  “没事,我自己想办法!”

  黄少宏打算先将李梓涵送回去,让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开个空间门就到了。

  结果李梓涵一把拉住他的手就走:“你能有什么办法,跟我来,我让你今天晚上到昆明!”

  李梓涵将黄少宏拉倒路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但却并没有接通,下一刻,不远的地方三辆商务车立刻就开了过来。

  这些车今天一天就跟在李梓涵身后,黄少宏早就有所察觉,他知道是人家老爹李和安给自己闺女安排的保镖所以也没在意。

  一辆黑色林肯商务车直接停在两人面前,几个保镖下来,行礼道:“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李梓涵拉着黄少宏就上车,然后吩咐道:“最快速度去机场!”

  黄少宏以为李梓涵能弄到去昆明的机票,略一沉吟,便没有说话。

  他觉得赵小南他哥是特种军人,自己过去救人难免要和军方打交道。

  要是开任意门过去救人,回头人家要常规调查一下,发现自己之前还在魔都,没有任何出行记录就到了昆明,这肯定不好解释。

  所以黄少宏觉得要是能弄到机票的话,最好还是通过正规途径过去,反正赵小南现在还挂不了,自己坐飞机过去也来得及,犯不着因此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汽车往机场开去,李梓涵拿起手机就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何叔,我要用飞机,今天晚上飞昆明,申请临时航线吧,我知道你有办法,对了......别告诉我爸......”

  商务车内还有两个保镖,闻言立刻一怔,其中一个开口问道:“大小姐,你要去昆明......”

  李梓涵轻轻一笑打断道:“放心吧,只是送我这位朋友去,我还要回学校呢?”

  两个保镖一听,这才放下心来。

  黄少宏在一旁听着也心中了然,李梓涵她老爹可是魔都首富,李家有私人飞机再正常不过,而且以李家的影响力,想申请个临时航线,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林肯商务车直接开进停机坪,李家的湾流G550早已经等在了那里,一个穿着航空制服光头中年人站在飞机前面,看样子应该是这架私人飞机的机长,见到李梓涵下来,上前苦笑道:

  “梓涵啊,你这可是为难何叔了啊!”

  李梓涵轻笑道:“放心吧何叔,回头我就给我老爸打电话,亲自和他解释,对了临时航线已经申请下来了么?我这边有急事!”

  那何叔点点头:“已经比准了,十五分钟之内,随时可以起飞!”

  李梓涵高兴的道:“那现在就起飞吧,我有急事!”说完拉着黄少宏就要登机。

  和李梓涵一同来的保镖见状,连忙上前:

  “大小姐,您不是要回学校吗?”

  李梓涵淡淡的道:“怎么?我爸是让你们来保护我的,还是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我去哪里需要你们比准吗?”

  那两个保镖还想着说什么,李梓涵一个眼神扫过去,表情不怒自威,两个保镖顿时不敢说什么,招呼其他保镖一起愁眉苦脸的跟上了飞机。

  黄少宏有些诧异,李梓涵在他面前表现的一直温柔可人,总是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没想到还有这样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一面。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魔都首富之女,即便还在上学,但平时耳濡目染,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一把拉住李梓涵,黄少宏开口道:“梓涵,让他们送你回去吧,我自己去昆明就可以!”

  李梓涵摇头道:“小北哥也是我朋友,他那边有事我也不能不管,再说我以前总去昆明玩,你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有我跟着肯定能方便不少!”

  她说着也不管黄少宏了,甩脱他的手,抢先登机,然后站在机门处回过身来笑着招手道:“快来吧,一会儿时间过了就不能起飞了!”

  那何叔和几个保镖都露出无奈的神色,黄少宏也是无奈,不过当着这么多人他也不好强制让李梓涵下来,想了想就迈步登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之后,黄少宏用手机给冯婉娴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今天晚上有事情,就不会去住了。

  而他身旁的李梓涵,此时也先斩后奏的打给其老爸李和安,说今天晚上用私人飞机去昆明玩。

  李和安对于自己闺女出去玩并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只要在国内以闺女身边的安保力量绝对出不了什么事情。

  但他却抱怨道:“你搞什么啊,你爹我明天要飞澳洲谈生意,你赶紧给我回来!”

  李梓涵笑道:“现在已经在天上,都来不及了,不就是谈生意么,你做国际航班去不行啊!”

  说完也不等老爹发飙,笑嘻嘻的挂断了电话。

  黄少宏听了父女两个的谈话内容也不禁苦笑,他知道老李过后了解了情况,肯定会找他麻烦,回头有的烦了。

  不过对李梓涵的仗义相助,还是很感激,便和身旁的少女说了一声谢谢。

  “少宏哥,你我之间还说什么谢谢......”

  李梓涵说完之后,似乎感觉到这话有些暧昧,顿时两颊羞红的低下头去。

  黄少宏有些尴尬,对方这种近似表白的话,让他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轻咳两声,说自己有些困了,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李梓涵没有得到回应,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想了想拿起手机打给黄秋珊,说今天有事不会寝室了。

  一路无话,不到三个小时,飞机就在昆明某机场降落,李梓涵早在飞机上就打过电话安排车来接机。

  黄少宏刚给赵小北打过电话,这货从西安飞昆明,比他坐私人飞机还快呢,此时都已经在医院了。

  当即告诉司机地址,一行人又匆匆赶往医院,赵胖子早就心急火燎的等在医院门前,见到黄少宏和李梓涵下车,立刻迎了上来。

  胖子一脸急迫之色,满头是汗,都没和李梓涵打招呼就拉着黄少宏往里走。

  黄少宏忙问:“情况怎么样了?”

  “你亲眼看看就知道了,少宏你可要有办法啊,不然就......”

  胖子说话的时候声音颤抖,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黄少宏从未见过赵小北这样,知道赵小南可能情况堪忧了。

  见到赵小南的时候,黄少宏才知道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此时赵小南已经被送入了隔离病房,通过观察窗看进去,赵小南身上插满了管子,也连接了很多医疗仪器,就连呼吸机都带上了,本来如同豹子般健硕的身体,此时竟然骨瘦如柴,两眼凹陷。

  完全就是一副不久于人世的样子。

  病房外面,几个赵小南的战友正心急如焚的走来走去,见到胖子,其中一个怒道:

  “小北,你小子没长心啊,你哥都这样了你还瞎跑什么?”

  另外两个赶紧劝道:“刚子,别这样,小北就是在这边也不能让队长好起来啊!”

  赵小北知道这都是自己老哥的兄弟,也不生气,解释道:“我是请能人去了!”

  他说着就介绍黄少宏道:“这我兄弟,他肯定有办法能救我哥!”

  几个特战队员朝黄少宏看过来,都露出怀疑的眼神,其中一个还警告赵小北道:

  “医生刚才说你哥的病情非常不稳定,现在都无法自主呼吸了,你可别瞎搞!”

  黄少宏斩钉截铁的开口道:“让我进病房,我有办法救他!”

  他刚才一来就看见赵小南病防治中,满是怨煞之气,显然如他所想中了极为恶毒的咒术。

  黄少宏怎么说也是一代天师,又是聊斋世界的府城隍,对付这咒术还是手到擒来的。

  几个特战队员狐疑的看着黄少宏,其中一个闷声道:“开什么玩笑,医院都没办法,你说你能救队长?赶紧滚蛋!”

  黄少宏知道当兵的脾气都燥,也不以为意,淡然道:“赵小北是我朋友,我和赵小南也打过交道,我说能救,并不是开玩笑,他是死是活,就看你们让不让了!”

  赵小北一拍大腿:“那还等什么啊,赶紧吧!”

  他转头朝那几个大兵道:“我是我哥的亲弟弟,还能害他怎么的,我兄弟说能救,那就是能救!”

  他说着直接就拉着黄少宏进病房。

  刚推门进去,一股怨煞之气就铺面而来,极为浓郁。

  黄少宏让赵小北在外面等着,他也不穿隔离衣,迈步就走到赵小南的病床前,手腕一翻,一张‘破煞’符就贴在对方眉心。

  ‘嗡’

  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一样,紧接着咔嚓一声,隔离病房观察窗上的玻璃瞬间出现无数裂纹。

  这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带着一个护士匆匆走过来,手里拿着各种检查报告,同时一边走还一边交代着什么,脸上都是凝重之色。

  一抬头就见到隔离病房里的黄少宏,那医生顿时面色一变,朝隔离病房外面的几个大兵问道:“那个人是谁?谁让他进去的,病人出了问题谁负责!”

  赵胖子连忙上前道:“医生,我是病人的亲弟弟,里面那人是我兄弟,他会中医,是我请来救我哥的!”

  “胡闹,中医那就是迷信,要有用还要西医干什么?”

  那医生说着推门就走进病房,同时朝黄少宏斥责道:“我不管你是谁,赶紧出去,少在这里招摇撞骗!”

  黄少宏用盖着府城隍大印的‘破煞符’破去了赵小南身上的毒咒,正打算用一颗仙豆令其瞬间恢复健康。

  结果听到那医生说中医迷信,顿时就不爱听了,将仙豆手如行囊,转头冷冷看了医生一眼:“中医不是迷信,今天就教你一个乖!”

  他说着手腕一翻,四根银针就出现在五指之间,手腕一抖,四根银针分别刺入,印堂、天突、膻中、中脘四处大穴。

  那医生见状惊呼道:“你要干什么,赶紧住手,我要报警了!”

  黄少宏这甩手飞针,加了暗劲。

  四根针刺中赵小南四处大穴之后,针尾飞速的震颤,不停的刺激穴道,激发着赵小南体内的生机。

  医生刚说完话,赵小南‘嗯哼’一声,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奋力起身,朝床边张口‘哇’的一下就突出一口黑血,破口骂道:“骂了隔壁的的,可憋死老子了!”

  一时间房放里面的医生,和病房外面的众人,都目瞪口呆!

  黄少宏朝那医生看去,淡然的问道:“中医是迷信吗?以后对于不了解的事情别妄自否定,别拿无知当个性,别拿胡说当圭臬!”

欢迎大家访问:奇艺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qiyixiaoshuo.com/book/46173/755/